<source id="15y4p"></source>
  • <bdo id="15y4p"></bdo>
    <track id="15y4p"><span id="15y4p"><em id="15y4p"></em></span></track>
  • <bdo id="15y4p"></bdo>
    <track id="15y4p"></track>

    1. 不铭玄门大师兄(我真的不会道法!)全集在线阅读_我真的不会道法!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我真的不会道法!》是作者“玄门大师兄”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不铭玄门大师兄,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叫不铭,月薪1500000……分,年纪轻轻就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我厌倦了这样平淡的生活,我要修道!
      父母好像早就知道我该走这条路,14岁时就给我找个了名师,15年过去了…….抱歉,我没学会
      后来我以为自己金丹大成,医生却说:“小伙子,挺能忍,肾结石长这么大才过来

      我不甘心,我抓了一只黄鼠狼,我对它说:“我要立堂,我要出马,我要四海扬名

      ……

      书名:我真的不会道法!

      作者:玄门大师兄

      主角:不铭玄门大师兄

      我真的不会道法!

      《我真的不会道法!》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发小又相逢

      不铭又说道:“对了,别忘了叫上康力,光咱们两个喝酒也是无趣。我这儿收拾下就回去,就在我家村里的老宅吧,在那说话方便点。”

      赵阔是不铭同村的发小,自号“小孟尝”。比不铭稍矮,侧背头略显油腻,眼睛不大,鼻梁适中鼻头微微隆起,大长脸却没有棱角。

      家里经营着两个加油站,还开了公司,经营范围包含建筑、装饰装修。他父亲算不得首富啥的,但在县城里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体面人物。

      赵阔颇有纨绔子弟的特征。他在家里经营的加油站挂名上班,整天开着一辆丰田路巡像个街溜子一样转悠。

      比起赵阔,另一个发小康力就靠谱了许多,他住在不铭家老宅对面胡同里。家里经营着一个养殖场和一家屠宰站。康力可查的祖辈都做着屠夫行当。

      大概是从小伙食就好的原因,188的康力真是生得魁梧高大。一张国字脸,两根粗眉有些凌乱,两眼不大却十分有神,鼻梁中等但是又直又宽,厚厚的双唇下是硬朗的下巴。

      康力十几岁就跟着爸爸学习杀猪宰牛,也算是子承父业。一把杀猪刀能在指缝里如蝴蝶穿花般耍起花活儿,若是拿起那把祖传剁骨刀更是能挥舞的水泼不透。

      他还喜欢武术,打小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纵然没有名家指导,却也练就了一身硬桥硬马的功夫。

      不铭匆忙赶回去,看到康力和赵阔已等在门前,手里拎着饭菜还有两箱啤酒放在地上。

      他们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赵阔问出了积压已久的疑惑:

      “我说铭哥,你就没想过做个小道徒算不上个正经行当。但凡来我这,我给你安排下也不至于一个月1500。”

      不铭喝着酒回答:“道徒我还是会当下去的,十几年了舍不得师父。再说,这是我安生立命的工作,人得先养活自己再谈发展不是?”

      赵阔又问:“莫非你真相信这世界上有鬼?”

      康力直接怼了过去:“阔子,我觉得人得有所敬畏。既然你不能确定没有,就得敬畏,以免冲撞了啥。”

      “现在我跟了师父十几年,但要我说实话,我是信也不信”不铭又咽下一大口啤酒。

      康力急了:“信就是信,不信就是不信。你这信也不信什么意思?”

      不铭说着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信也不信的意思就是,说信吧,我没亲眼见过;说不信吧,现实中和网上那么多人说自己有过亲身经历。”

      “光师父那都不知道多少事主请师父清宅子驱鬼。”

      赵阔表明了自己立场:“我可是忠实的无神主义者,鄙视你们。要是真有鬼,咱们三个怎么都没见过?你俩能说的通吗?俩人年纪轻轻地,怎么就这么迷信。”

      不铭不紧不慢的回答:“鬼我确实没见过,不过听我师父说鬼这种存在哪怕站在面前,寻常人也见不到。”

      “子不语怪力乱神,鬼神之说咱们按下不谈。我这有个棘手的事找你帮忙。”

      赵阔拍着胸脯回答:“兄弟我向来仗义!铭哥,还卖什么关子,有啥事直接交代吧,你的事我两肋插刀也给你办了!”

      不铭见状,忙说:“不是很大的事,前不久我出了场车祸,你们还看我去来着。”

      “在县医院病房里,我脖子上佩戴的玉环被一个叫悦儿的护士拍了去,发在了网上差点给我招来杀身之祸。你老子手眼通天,想让你打声招呼,帮我找到那人好删了照片。”

      赵阔直接打电话给他爸的司机:“关叔,帮我找个人。县医院有个护士,叫什么悦儿……”

      他在电话里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一会那个叫关叔的发来信息:“少爷,查清楚了。有个叫苏天悦的护士照顾过不铭,电话18……”

      随后赵阔得意地将信息转发给了不铭,又问:“铭哥,用不用我招呼一声让人替你沟通。”

      不铭摆了摆手说:“不必了,她也不是有心之举,又被害我那帮歹人吓了一次。还是我自己来吧,免得又惊吓了她。”

      不铭拨通电话:“你好,我叫不铭,前不久车祸住院受过你的照顾,还没来及感谢。不过这次打电话是有事相求,麻烦你把网上发布的白色玉环删掉。”

      苏天悦最初以为只是患者感谢,听到白色玉环,他脸上神情从欣慰变成恐惧、羞愧,想必是想起了歹人恐吓的事儿。

      她颤抖说:“玉环!你就是玉环主人?对不起,他们逼着查看了病例。我真不是有意的,只是见那玉环漂亮……”

      电话里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嗓音温婉、恬静,但语气里充满了惊恐和自责。

      不铭听出电话那头的情绪,安慰道:“不必道歉了,我没事,那三个人已经被抓了。照片帮我删掉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似是一扫阴霾,开心地惊叫:“真的吗!你没事真是谢天谢地了。坏人来过以后,吓得我把图删了。我还是想当面跟你道个歉,请你吃顿饭算作赔罪了!”

      不铭无意闲聊,挂了电话。赵阔夹着嗓子模仿女声:“真是大气的男人,我爱死你了,我请你吃饭吧!”

      康力一巴掌差点把赵阔的嘴拍进酒杯里,说道:“我的酒都干了,你不喝是在养鱼呢?”

      看着赵阔的窘态,不铭直接笑出了声,也就没有再挖苦他什么。

      赵阔擦了擦嘴角的啤酒说道:“大力,你这下手没个轻重的,我欠过你的酒吗?”

      不铭见二人作势要掐起来了,赶紧劝和道:“别打嘴仗了,今天先到这吧。我也没跟爸妈说,今晚还得回县城呢。”

      赵阔说道:“哎,我也得回去,坐我车走吧!”

      不铭回他:“我骑电车吧,明天还得过来,这样方便点。再说,我还得去师父那一趟,他闭关了,我回来的急总觉得大门好像没锁好似的。”

      康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还是老毛病,你这强迫症是越来越厉害了。”

      不铭锁上老宅大门,再三确认后,骑上外壳破烂的法拉迪就奔着师父家赶去了。

      到了地方,确认大门已经锁好他才转身要去推自己的电车。

      昨天的事让他心有余悸,到了风声鹤唳的地步。

      他不停的环顾四周,突然心中又是一惊,背后有种阴森的感觉像是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他心中暗叫:“不会吧,又来了?”

      ? ? ? ? ? ? ? ? ? ? ? ?
      小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