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15y4p"></source>
  • <bdo id="15y4p"></bdo>
    <track id="15y4p"><span id="15y4p"><em id="15y4p"></em></span></track>
  • <bdo id="15y4p"></bdo>
    <track id="15y4p"></track>

    1. (这个道姑不是人)颜灵陆詹全文在线阅读_颜灵陆詹全章节在线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这个道姑不是人》,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颜灵陆詹,是作者“景色来”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她行的是独木桥,走的是阴阳道
      坦途固然好,她更爱荆棘满路无人扰
      伏魔收妖也并不为公道,是她命途多舛命偏薄,功德无量才能把命保

      小说:这个道姑不是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景色来

      角色:颜灵陆詹

      书评专区

      姿势男的无限奇妙之旅:这种孤儿开局为报血仇,以60智商虐杀30智商的成功人士的套路真不如不写,什么鬼堪比军区安保的豪华别墅区主角拿把刀就钻进去砍人,看得奇尬无比…直接开始主线不比这好一万倍?

      高衙内新传:最好的水浒穿越小说,情节流畅合理,人物刻画的比较成功,还有人情味,后面格局也很宏大,收燕云破契丹灭女真,挽狂澜于既倒!

      兔子必须死:主角姓秦名寿,就这狗*一样的名字就不想让人看了。

      这个道姑不是人

      《这个道姑不是人》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凶案

      这三日颜灵并没有如裴子初昭林所愿,过得凄凄惨惨戚戚,反而倒是比她在外头风餐露宿来得要滋润很多。

      此前对她敌意很深的牛婶端了一盘杏花酥饼满脸堆笑地递给她:“道长说我家三哥年底有个劫,可有化解的方法?”

      颜灵尝了一口酥饼,花香弥漫进口腹,饼子酥脆爽口,她眼睛一眯只觉得春光无限美丽,将一张墨迹未干我的符纸递给牛婶,缓慢开口:“令郎那个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牛婶您可听好,我这可是泄漏了天机,只能告诉你一遍。您在下月十五月圆夜将这倾注了小十年修为的符纸烧了让令郎兑水喝下,谨记你们二人必须得表里如一的虔诚。”

      牛婶连声应道,忽然觉得是不是简单了些,问道:“就这样?”

      颜灵吞了一口酥饼险些被呛到,反应迅速:“自然不止,小道还得根据令郎生辰八字寻一处风水极佳之处设坛做法……”

      她话没说完,就见昭林满头大汗急奔而来:“小道长,不好了,如你所说,真的出大事了!”

      牛婶看着被打翻在地的酥饼万分心疼,颜灵陪她一起捡起酥饼,抱怨道:“再大的事也不至于糟蹋美食不是?”

      昭林急得双眼发红:“大人让我来火速请你去案发现场,你去了就知道了,跟我走!”

      颜灵被他不由分说强行拉走,恼恨又反抗无力,可是心内又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

      昨夜下了淅淅沥沥的春雨,府衙内院花木上的雨露尚未散尽,自然宜人。可是官道上就并非如此,马蹄飞驰在泥泞道路上,颜灵闻着那四处飞溅的土腥味,眉头皱了又皱,她想事态可能比她以为的要严峻许多。

      果然,山林入口丛林旁的三具尸体证实了她的猜测。陆瞻示意身侧的衙役让她近前,有一个仵作模样的人,将白布一角稍微揭开给她看。难怪这些人各个脸色惨白,这三具尸体死状十分可怖,表皮全黑并且皱到了一起,辨不清形体容貌,任谁都会以为他们陈年干尸。要不是身上沾满泥土的衣服布料完好的话?

      昭林挨近陆瞻,用很小的声音向禀告:“大人,我回去问过县丞了,这两日报案的走失人口只有三个:卖豆腐的戚娘子、董寡妇、张秀才,这三具尸体也正好两女一男……”

      察觉到颜灵探究的眼神,陆瞻阻止昭林再往下说,沉声吩咐衙役与仵作:“你们将这三具尸体小心运回府衙,不可有丝毫闪失,我们稍后就到。”

      颜灵跟着陆瞻上了一辆宽敞的马车,昭林负责驾车,路上她装得不甚上心,自顾自看看沿路风景,终于行至半路,陆瞻神色凝重地问道:“道长觉得凶手是何人?”

      她回看他,轻声一笑:“敢问大人,可见过什么凶手可以一夜之间把活生生的人变成干尸?”

      陆瞻正色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颜灵掀起车帘,冷淡道:“即使如此,想来大人见过不少这样的悬案,我一个信怪力乱神的道人可帮不上什么忙。”

      陆瞻伸手将车帘放下,声音有些微涩:“你三日前与我打赌,是不是就是料到会有今日之事?”

      颜灵没有看他,死死盯着晃动的车帘:“大人笃定正邪善恶皆是人为,素来不信鬼神之事。可是,见过那三具精气被吸食殆尽的尸身后,你,还是这样觉得吗?”

      似乎有雨点不知从哪里钻进来打到他颈脖间,凉沁沁湿漉漉的好不怪异,对面一身水田衣的道姑眼神晶亮地望着自己,他清咳一声:“吸**气?你的意思是,凶手真的不是人?”

      颜灵微微眯眼仿佛在小憩的样子,只一会儿,蛾眉松动睁开了眼睛:“方才我用追魂术探知到了它们的大致方位,无论它们是不是人,都必须尽快将它们降伏,否则这里的百姓……”

      陆瞻凝神听了片刻,认可地点了点头,认真打量着颜灵,询问道:“可是它们若不是人,府衙那些人要怎么擒住它们?”

      颜灵撇撇嘴,叹道:“俗话说术业有专攻,你们府衙的人去了也是平白送人头。小道原本是很可以效劳的,可是一则我是带罪之身,身上还有劳役……”

      陆瞻打断她:“即刻起你的劳役免除了!”

      颜灵不满地看着他:“陆大人,我话还没说完,二嘛,这几只精怪术法了得,如今又吸食了活人精气,我并没有把握赢得了它们!”

      陆瞻听着她这是要漫天要价的意思,看她的眼神冰冷中带着深邃:“你开价吧。”

      她当即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就是马车忽然一个大的晃动,她没留神东倒西歪了好一阵,最后没办法正巧倒在了对坐的陆瞻身上,她闻到了隐约的沉水香,待到马车稍微平缓后她立马从他身上弹开,面色微红,骂骂咧咧道:“死昭林!”

      陆瞻依旧正襟危坐的样子,或许是为了舒缓尴尬的气氛,他扬声问驾车昭林:“还有多久可以到?”

      昭林声音有些不悦:“一炷香。”

      颜灵抚平心绪,继续方才的话题:“陆大人把人想得忒世俗了些,你们整个府衙都收拾不了的精怪,小道虽然有些许的道行,到底不算高深。不过,为了桑泉县太平,小道唯有舍身取义。是以,需要买一些合用且趁手的法器……那个,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真正有用的法器,又实在有些贵……”

      陆瞻眉目微微舒展,抬眼看她:“想要多少钱,你只管说来听听。”

      她果断伸出食指,陪笑道:“也不多,一千两,保管您吃不了亏,上不了当。”

      陆瞻看着她谄媚的嘴脸:“钱我会叫人准备,可是,买法器的时候我要与你同往。”

      半个时辰后,颠颠簸簸地总算回了府衙,颜灵连忙进后院找牛婶讨水喝,喝完后就靠在亭子边上的一块湖山石睡着了。

      她惺忪迷糊间仿佛看见有个人影似乎看着自己,那个视线陌生又熟悉,好像是前世,或者前前世的倒影,成了她梦魇时的心魔。

      幸好一阵风将她从摇曳的梦境拉扯回现世,她揉了揉眼睛,天边有耀目的火红色晚霞,喧嚣在天上,她看得有些呆了,痴笑着看这人世景象。

      “黄昏景象就这么好看?”

      她听到这声疑问,侧身望去,亭间正立着一个松色服饰的男子,她装模作样打了个呵欠:“大人也有闲情看晚霞?”

      陆瞻走近她:“我在等你。”

      颜灵退了两步,有些不信地指着自己:“等我?”

      陆瞻看着她额前乱掉的碎发,习惯性地向抬手为她拨顺,手抬到半空,想着自己似乎从不对人做如此轻薄的举止,这个女道士她终究是个女子。于是,稍微侧身将手负到身后,佯装淡然:“你睡着那阵,尸体又萎缩了几分,有经验的老仵作老捕快都来看了,从未见过这样怪异的尸身。我人为此事刻不容缓,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选法器?”

      颜灵走近他,垫了垫脚将手探进他的额心,他来不及反抗就感觉一阵冰凉,再然后酥**麻反应半晌,只见她又回到原本的位置,若有所思盯着他道:“看不出来,根骨不错嘛,不如考虑考虑弃文从道吧,仕途官场终究不长久,修道那就不一样了,指不好就能得了造化,飞升成仙!”

      陆瞻听她南辕北辙一通胡扯,有些失了耐心,语气加重:“我不关心求仙问道,只关心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动身?你们要去什么稀奇的地方,也算上我一个。”

      颜灵没好气地看着摇着一把玉骨折扇的朱衣纨绔,嫌弃道:“你不行,上回将你捆了的时候顺便探过你的根骨,带上你只会拖我们后腿!”

      陆瞻也严肃道:“这几日外头不太平,你不要外出走动了,我会安排两个人跟着你。”

      裴子初登时脸色就变了:“陆三郎,你不许我出去,这不是要诚心憋死我呀?”

      陆瞻显然没时间奉陪他的胡搅蛮缠:“再多言语,这几日你连房门都出不去信不信?或者你要即刻回京?”

      颜灵看裴子初满脸不忿却听话地真的回房了,不禁看陆瞻有些颇假辞色,遂难得正形地提高音量道:“就今夜子时,我们在这里汇合去養市!”

      ——

      作者有话说:

      ? ? ? ? ? ? ? ? ? ? ? ?
      小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