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15y4p"></source>
  • <bdo id="15y4p"></bdo>
    <track id="15y4p"><span id="15y4p"><em id="15y4p"></em></span></track>
  • <bdo id="15y4p"></bdo>
    <track id="15y4p"></track>

    1. 夜重黎弈辞(腹黑王爷小逃妻)完结版阅读_《腹黑王爷小逃妻》完结版阅读

      《腹黑王爷小逃妻》是作者“ 弈辞”的倾心著作,夜重黎弈辞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阴差阳错进入异时空,她表示只想回家
      一个认错人的异姓王爷非要把她带回家,那就趁机养养伤吧
      没成想,一不小心居然惹上一个大尾巴狼皇子,从此这个大尾巴狼就成了她回家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从此回家路漫漫……
      某日——
      某大尾巴狼执起她的手:“进了狼窝,你觉得你还能出的去吗?”
      狼窝,这个形容倒真符合,他可不就是个大尾巴狼吗?
      她欲哭无泪,柔柔弱弱:“求放过~”

      小说名:腹黑王爷小逃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弈辞

      主角:夜重黎弈辞

      腹黑王爷小逃妻

      《腹黑王爷小逃妻》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蓝昙之伤5

      乔新月绕过假山,一口血就溢了出来,落在白色的前襟上,宛若点点红梅。

      前路迷茫。

      这偌大的王府,她认识的,只有那对夫妻,可偏偏,自己现在的一切遭遇,是他们带给的。

      若离开,自己家人的安危不保。

      取出绣着红莲的帕子,嘴里再次溢出血来。

      哀莫大于心死,乔新月望着白茫茫的天,眼里再也没了昔日的光彩。

      或许,自己可能活不过今年了吧。

      他为了织梦,杀了所有随行的乔家仆从,自己一身功力尽散,应该也是他的手笔。

      死,可能是自己唯一能够解脱一切的归宿吧。

      若是被乔家哥哥们见到以往恣意狂傲的妹妹如今这幅一心向死的模样,怕是要心疼死。

      随意扔掉那块帕子,她捂着胸口,向着昨夜栖身的那一方偏僻的厢房走去,听侍卫说,那是一处柴房改造的,可除了那里,她已经无处可去。

      跟着她的侍卫捡起手帕,皱眉:“要不要告诉王爷?”

      “别多管闲事,王爷明显不待见她,就是她死了,王爷估计也不会放在心上。”

      那个捡手帕的侍卫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方手帕收进了怀中。

      这乔小姐看着是个烈女子,也不像是在装病,和传言中嫌贫爱富的不太一样,但人心隔肚皮,且看着吧。

      …………

      自那日起,这乔小姐就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两三天才进食一次,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发呆。

      那个侍卫许是怕她悄无声息的死了,隔三差五地进去劝她吃饭。

      就这么过去了两个多月,她整个人都脱相了,原本娇美的脸都瘦出尖下巴了。

      那侍卫起先没觉得如何,只以为她这是瘦的,直到另一个侍卫回来,看到吃什么吐什么、连站起来都费劲的乔新月,这才受惊一般。

      “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那个常照顾乔新月的侍卫无奈,“我也没办法啊,她这性子,我也劝不动啊。”

      “哎呀,我的天,这都快出人命了。”

      “要不要去告诉王爷?”

      “这,王爷最近又总喜怒无常的,听前院的说王妃怀孕了王爷都没去看。乔小姐这边……”

      “你这个怂包,我去。”

      ……

      这天,一个婢女正噤若寒蝉地在书房为秦南瑾磨砚,秦南瑾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衣服,英俊的脸上像蒙上了一层寒霜,皱着眉,啪地将手里的账簿扔的老远。

      刚进门的侍卫冷不丁被砸了一下,忙跪在地上:“王爷”。

      秦南瑾抬起有些红血丝的眼睛,见是自己派去偏院的那个,手上的笔猛地戳在手下的账簿封面上,晕染开一大片墨迹。

      “何事?”

      声音冰冷,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侍卫还没开口,就听得门口传来婢女问候王妃的声音。

      织梦身穿一身浅蓝色长裙,恬静的脸上带着浅笑,莲步轻移走了进来。

      她身后的婢女将托盘放在桌上。

      秦南瑾揉了揉眉心,将来人抱进自己怀里:“怀孕了就不要乱跑了,这些事下人来做就好。”

      织梦撅起小嘴,有些委屈:王爷,妾身怕他们粗手粗脚,做出来的不合您的口味。

      “你呀~”秦南瑾伸手刮了一下织梦的鼻子,意识到什么,又收回了手去拿汤匙,尝了一口,又微微皱眉。

      织梦脸红着站起身,指向跪在地上的侍卫,比划了半天。

      伺候她的婢女心领神会地翻译:“这是那边院子的侍卫,找王爷什么事吗?王爷最近公务繁忙,无足轻重的事情还是不要打扰王爷了。”

      “回王爷王妃,偏院那位,病了。”

      秦南瑾的手停顿了一下,面色不虞:“什么病?有病找大夫,找本王做什么?”

      织梦在一旁红着眼眶:姐姐一向身体很好,又是习武之人,这些年很少生病的,一定是你们没照顾好她。

      重重地放下手里的碗,秦南瑾握紧手里的账簿,丢在那侍卫身上。

      这一举动吓得众人各个缩起了头。

      “她能得什么病,你回去告诉她,不要想这些花招来吸引本王,这套把戏她玩了那么多年,还没玩腻吗?”

      侍卫缩头离开,捂住怀里那个染血的帕子,叹息一下,看来王爷是真的不在乎乔小姐的死活。

      罢了,自己出钱找个大夫给她看看吧。

      织梦忙伸出手指放在秦南瑾额头上,满脸歉疚地看着这个俊美的男人。

      秦南瑾安慰地拍拍织梦冰凉的小手,目光却放在桌上的账簿上。

      乔新月习过武,身体比正常女孩子要健康许多,那时候,她哪怕是被划伤手,自己也会心疼的不行。

      脑海不知道怎的,想到那日她一身单薄地站在自己门口,一副要随风而去的模样,就有些不是滋味。

      身侧织梦忽然下手重了一点,也牵回了他的神思。

      看到织梦脸色发白,忙问:“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冰?”

      织梦捂着肚子,咬着唇,摇摇头:可能动了胎气。

      秦南瑾低下头,神色复杂地摸了摸织梦的小腹:“是本王的疏忽,习雪,带王妃回暖阁,梦儿安心养胎,等本王忙完就来看你。”

      那个磨砚的婢女如梦大赦一般,忙不迭扶着面色有些难看的织梦:“王妃,奴婢送你回去。”

      织梦眼神有些黯然,一步三回头,望向已经低头处理事情的秦南瑾一眼,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冰凉的手指几乎要撕烂手里的帕子,两个月了,整整两个月了,自新婚那夜他留在了新房以外,整个人就住在了书房,每次都找借口送走她,王爷还是忘不掉那个女人吗?

      哪怕是她有孕了,竟然还是不愿意回暖阁吗?

      暖阁,是他们新婚那夜住的那个雅苑。

      …………

      “阿月,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唔,女孩子吧,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穿好看的衣服,梳好看的头发。”

      “那如果你有一个女儿,你有没有想好她叫什么名字啊?”

      “近日被爹爹揪着领子背诗,倒真记着了一句——‘鸳鸯睡美不畏人,日色迟迟素沙暖。’我要叫她暖暖,乔暖暖,听着就很温暖,像个贴心小棉袄。”

      “叫秦暖暖也不错呀。”

      “哼哼,好你个秦南瑾,谁要给你生女儿啦。”

      …………

      ? ? ? ? ? ? ? ? ? ? ? ?
      小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频道